想在韩国企业里步步高升你不能不学会「努温奇」 配合他人

看历史 2 0

  想在韩国企业里步步高升你不能不学会「努温奇」

  配合他人、共同追求团体的进步,是韩国人从小耳濡目染的观念。再次引用《星际争霸战》为例:「多数人的需求,凌驾少数人的需求。」

  有个韩国女同事曾经告诉我:「在韩国,我们教小孩不要太杰出。」我听得很惊讶,毕竟韩国社会非常注重学业表现。我想了一下。

  我说:「我猜妳想说的是:『我们教小孩别太与众不同,对吧?』」

  「对,是这个意思。」她笑道。

  我告诉她:「在美国,我们教小孩想尽办法与众不同。」

  西方人会说韩国人的作法是「愚昧的顺从」(mindless conformity);东方人则称之为「和谐」(harmony)。有关「顺从」这个词,我的西方定义在韩国派不上用场。美国员工光是做了分内之事,就会渴望获得上司正面公开的赞扬。当我在韩国推行「干得好」管理风格,公开称许某些部属,被表扬的人却觉得受窘。如果是个人,他会说:「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。」有别于美国,在这里大胆地为表现自我而表现自我,或自私地享受公开赞扬,不是独立或成就的象征,而是对周遭所有人无礼又不体贴的表现。

  我之所以察觉到这点,是因为二○一一年某天我告诉上司和部属,我跟蕾贝卡(编按:本文作者的妻子)决定五月休假两星期。首先,在韩国没有任何上班族会休两星期的假,更不会连休两星期。要你同事帮你代班那么久,是非常不体贴的行为。再者,现代汽车希望员工尽量把休假排在七月或八月。最后,你在公司的职等越高,休假时间应该越少。这点跟美国大致雷同,美国的企业执行长也很少有人连休两个星期。只是,蕾贝卡在大使馆的工作几乎不可能在暑假连休两星期,因为那是申请美国签证的旺季,所以我们才选五月。我上司一口答应我,没有多说什么。可是,等我从柬埔寨和泰国度假两星期回来,我的部属让我学会「努温奇」(눈치)这个韩国字词涵义与技巧。

  「努温奇」可以翻译成「眼色」,更恰当的定义是「察言观色」。英文里最接近的语词是「判读身体语言」。然而,「努温奇」这个概念更微妙、更复杂。如果你告诉顶头上司你想休一天特休假,而他说好,这时你最好善用你的「努温奇」来解读他的表情、他的语调、他目前的职位、他的野心、他对你单位里其他同事的能力与思路的评价、你跟他在职务与社会地位上的关系、他跟他的上司在职务与社会地位上的关系、他私生活的各种情况等等------以便推敲他是不是反对你休假。

  想在企业里步步高升,精明的你一定得拥有非常敏锐的「努温奇」。

  我们在泰国和柬埔寨度过一段特别尽兴、大开眼界又充满异国情趣的假期,我非常希望跟人分享。

  我们回来后那个星期一,我从办公室走到部属们的大办公室,畅快地大喊:「大家早!」

  我得到几声压低音量的「早安」,还有几张匆匆仰起、挂着尴尬微笑的脸庞。就这样。

  我杵在沉默的空气里,等看看有没有哪个人任何一个人------问我一声:「玩得开心吗?」

  结果没有。就连像我这样的「努温奇」菜鸟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。

  我学了个乖,转头走回办公室,嘴里喃喃念叨着:「我们玩得很开心! 谢谢关心!」

  然而,问题是出在身为外来人士兼主管的我,没能站在团队的立场看事情。

  那个充饱了电、晒得一身古铜的大个子美国人冒冒失失、欢欣雀跃地走进办公室,要跟人分享他两周精彩假期的照片和见闻,他们心里在想:「那我们呢? 你在享受你的『两星期休假』的时候,我们还得工作。」

  我慢慢明白,我要学习的还很多,否则我会一直处于挫折和愤怒的状态。我要在这里待两年,就得学着用不同的角度看待很多事,比如何谓拥挤、何谓无礼、何谓体贴、何谓合群,还得学会其他上千件事,而且要快。在东亚可算识途老马的蕾贝卡提醒我,如果想融入环境,举动最好低调点。我向来大嗓门。小时候我母亲就告诉过我:「你声音太大。」我喜欢笑,喜欢唱作俱佳地跟人谈天说地,包括刚认识不久的人。别人对我的印象可能会是「爱讲话」。除此之外,基于我过去在《华盛顿邮报》当记者、偶尔写幽默短文的资历,我喜欢讨论时事、打趣逗乐、发表个人见解,说话时的注意力和敏感度等同于失控的消防水带。简言之,我就像蕾贝卡所说,是一枚「美国炸弹」,不偏不倚砸进和谐又正式的东方职场文化。


标签: 历史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